当前位置: 果文学网> 历史军事>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> 第 24 章 江召抱着最后一丝...

第 24 章 江召抱着最后一丝...

三人的手同时贴在探墟镜一角,强横的灵流注入,探墟镜镜面上出现纸张沁了水后呈现出来的波纹状画面,刺目的白芒将他们包裹,数十步内光华灿灿,宛若下了场无有实形的烟花雨。

侍从上来扶江召,声音里压着十足的怒意:“公子。”

江召指骨透白,冷得像冰,他执着手帕将唇边的血面无表情擦干净,盯着帕子上的一片猩红,感受四面八方投来的视线,鄙夷,幸灾乐祸,看戏的戏谑讥嘲……

江召太熟悉这种视线了,他从前性格淡,凡事都不计较,随他们怎么看,自己只想将自己的日子过好,和温禾安在一起后,他只在乎她的想法,对别人的说法通通置之不理。

此时此刻,直面这一幕,他却觉得无比刺眼,刺眼到他眼底止不住升腾起阴戾之气。

江召缓缓深吸口气,从喉咙里涌上来的仍是深重甜腻的血腥气,他将染血的帕子紧压在手里,哑声道:“我们先回。”

转身间的一抬眼,却见不远处商淮环胸从上到下打量他,眼神中倒是不见轻视,只是分外不解。

不解为什么温禾安竟看上了他。

江召平静地与他对视,带着两三个侍从闪身离开了原地,回到王庭在蕉城定下的下榻之处。

“公子,我立刻去唤医师来。”

王庭一掷千金,将蕉城城南的一座酒楼清了出来,江召的房间在三楼,屋内僻静宽敞,轩窗下种了许多绿植,有几盆金桔喜气洋洋挂了满枝,生趣盎然,可惜江召而今对这些东西连个眼神都不肯给。

“回来。”江召兀自站到屏风前,声音轻得叫人心尖发颤:“请什么医师,还嫌不够丢人吗?”

侍从看了看他,张张嘴,心中又难过起来。

屋里一时陷入死寂。

江召朝他摆手,短声吩咐:“出去。”

侍从替他合上了房门。

眼前的屏风上绣着林莽深处,山水之间,因为绣娘技艺足够精妙,其上花草葳蕤,葱蔚洇润,蛱蝶振翅的细节均栩栩如生,江召却只是低头看自己的虎口。

陆屿然随手甩出那一击,不仅震了他的肺腑,还将他的虎口撕裂,深可见骨。

江召抛开腰牌,从里面找了灵露,洒在伤口上,疼痛感旋即袭来,他只是冷眼

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