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果文学网> 历史军事>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> 第 27 章 这算什么?

第 27 章 这算什么?

门扉大敞,夜风穿堂而过,声调清冽的两句话后,温禾安怔了怔。

她看着陆屿然,明白了他一晚上情绪结冰的症结在哪。

陆屿然对外强势淡漠,几近到了不近人情的程度,对内会稍微软和一些,只是能得到他认可,被划为“自己人”的,大概只有商淮和曾经的她。

商淮是性格使然,精力充沛,热情无限,记吃不记打,至于温禾安呢,深究原因,大概是沾了“道侣”这个身份的光,多少有些特殊。

随着这份特殊一齐到来的,还有陆屿然一些称不上问题的小毛病。

这是温禾安在三四年前就发现的事。

她与陆屿然泾渭分明,秋水不犯时还好,后面因为她单方面锲而不舍,又几次与他同破秘境,关系拉近了些,才一日一日窥出那些藏得极深的习惯,喜好,和不知从何时起越发明显的占有欲。

商淮和她对陆屿然而言是自己人,相应的,对他们而言,陆屿然也得是值得信赖的朋友,是第一时间应该想起的存在。

他从前就很不喜欢温禾安跟后面结交的,且并不多靠谱的朋友表示任何一点亲近与在意。

有一次她和徐家少主谈论阵法之事,忘了时间,推了和陆屿然事先说好的晚膳,回去时找不见人,顺着侍从的话去书房外等。

等了不知道多久,门终于被人从里推开,乌泱泱一群执事乃至长老面色寡白地走出来,神情萎靡,其中一位老者深重的长叹声叫温禾安记了好几天。

他们蜂涌出来,温禾安提脚迈步进去。

进去一看,陆屿然果真是副八方不动,喜怒不显的模样。

他生气也和常人有很大不同,最开始的表现为不理人,随便你说什么,他如清冷谪仙般捧着书卷或竹简站在桌前,正对窗牖,他冷他的,但你不能不理他。

温禾安好几次都是自己忙自己的事,四方镜拿起来又放下,直到某一刻,发现他摁下了手里的竹简,抬眼直直看过来。

琥珀色的瞳孔又清又冷,隐有怒意。

当日他说的那些话,与今日这两句,几近能重叠在一起。

温禾安神思回拢,她与陆屿然对视,解释道:“探墟镜事关重大,你今夜定然抽不开手,我不想因为这事拖累你的进程。且商淮在你身

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