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果文学网> 历史军事>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> 第 30 章 “给我个承诺。”

第 30 章 “给我个承诺。”

商淮给温禾安带了酒楼的糕点,酥香软嫩,她垫着帕子吃,一咬,唇齿留香,酥皮和点心上的芝麻粒跟着直往下掉。

商淮懒洋洋放松筋骨瘫在厚重的太师椅上,脑袋放空,给她介绍:“这叫炸枣圈,听说是酒楼里糕点师傅的独门绝技,萝州城的达官显贵想吃,都得天不亮就唤上小厮排队,脆得很,一碰就掉酥。”

“是好吃,我要是有时间,也愿意天天为它排队。”

温禾安吃东西和办正事一样认真,吃完,她擦干净手指,用茶水漱口,余光一扫商淮瘫成软泥的样子,禁不住笑,声音里藏着丝满足的轻叹:“在陆屿然手下干活,也这样辛苦吗?”

“什么叫也这样辛苦。”商淮稍微精神了点,他将双手搭在太师椅把手上,指了指自己乌青的眼圈,有气无力地道:“这种程度还算是好的,你不知道他对我们都是什么要求,我敢说三家里没有比我们更苦的。”

他上下扫了扫温禾安,换了种说法:“在你手下办事的人,不管怎么说,总能看到个笑脸吧?”

“我们稍有不慎,十天半个月看到的都是立地结霜的脸。”商淮长长叹息一声:“真是命苦!”

温禾安这下真有点忍不住笑,商淮长吁短叹地起身,捞了自己无人问津的四方镜就要走,走之前还是迟疑地停下来,伸个懒腰后道:“现在局势复杂,你——还是尽量小心点。”

难得碰到一个陆屿然不反感,脾气又好,还不避讳天悬家名号,愿意和他聊天的人。

就这样死了当真叫人惋惜。

温禾安知道他话中表达着怎样的意思,她托腮朝他笑,温温柔柔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。我会注意的。”

商淮劈开空间裂隙回了巫山酒楼。

今日管家没来,来的是管家的娘子。

郑二娘挎着个竹篮子,篮子里装着几样吃食,原本一丝不苟梳着妇人发髻,因为奔跑中的颠簸变得有些松散,唯一像样的银钗都半滑出来,被她一把摁回去。

直至关上门,她仍是心魂未定,一颗心砰砰的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。

坐在院子石桌边安静看信纸的小娘子看过来,眉眼清净,毫不见慌乱,管家娘子连忙走上前行礼,被一双纤细柔夷扶起来。

她扭头看看后面合上

章节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