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果文学网> 历史军事> 被渣后和前夫破镜重圆了> 第 31 章 那就当面问问吧。

第 31 章 那就当面问问吧。

温禾安站在金色灵阵中心,眼前是雀跃浮动的气浪,张狂肆意的鎏金色泽占据了所有视线,这让她看不到外面三位九境的存在。

她承受过修为被封的痛苦,那时具体是什么情状,她记不太清了。现在想起来,脑海中只有铺天盖地的晕厥感,搅得肺腑颠来倒去,艰难睁开眼睛,也只能看到眼前的地面,一片粘稠的,似乎永不止歇的血色洼地。

比起身体上的痛苦,那种多年来努力积攒,好不容易攒下的一切东西都被轻而易举夺走,连修为也不能幸免,明明深刻的情绪在四肢百骸发酵翻涌,却根本无济于事的感觉更为锥心刺骨。

因为被沉重的铁链一压,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。

而现在,金光从灵阵外沿漫进来,接近她,往上升时,炸出一蓬蓬没有温度的火花,天女散花般钻进她的身体里,覆在被锁住的经脉上,如文火煮冰。整个过程没有丁点痛苦,舒适是唯一的感觉,连绷了很久的神经都得到了最为细致的安抚,渐渐松弛下来。

那日失去的东西,都在随着这种变化回来。

温禾安握了下手掌,她不是个会在困境中莫名乐观的人,在她原有的设想中,有很多种突发的状况,可能会发生更加糟糕的,不好的事情,为此她做足了心理准备。

她知道,能从归墟出来,能有恢复如初的机会,哪怕等待的时间稍微长一点,也已是莫大的幸运。

不是每个人走错了路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。

因而今日这一出,她始料未及。

最为焦灼的时候,她不是没有想过找陆屿然。

只是人得有分寸,将心比心,她自己也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,再则就是,双方利益冲突,她许不出天大的好处,陆屿然不可能给巫山平白招回个敌人,他不会帮她。

但这确实是陆屿然第二次帮她了。

温禾安在阵中想了好一会,感觉往哪方面想都有问题,她很少欠下这样庞大的难以还清的人情债,细细思量了很久,也还是有点不知如何偿还。

整个珍宝阁外围都被偌大的结界包裹住了,外面的人探不进来,楼里的人也出不来,在场除了个金光灿灿的灵阵和两棵盛满了雪,枯黄叶片上还挂着冰棱的枇杷树,就只剩下神情不一的三个人。

商淮

章节目录 下一页